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bck要闻 >

        中国开发新冠病毒疫苗开始动物试验 最快4月进入临床

        2020-05-11 21:47:22bck要闻阅读数:2325

        bck体育网中国科研团队宣布,最新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已经开始动物试验。这距离中国疾控中心1月24日成功分离我国首株新型冠状病毒毒种仅两周时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截至2月10日已经造成了超过900人死亡,死亡人数超过SARS。为此,全球科学家都在积极研发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

        日前,中国科研团队宣布,最新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已经开始动物试验。这距离中国疾控中心1月24日成功分离我国首株新型冠状病毒毒种仅两周时间。

        两周时间完成开发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方了解到,这款疫苗由中国疾控中心、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和上海生物技术公司斯微生物共同设计开发,斯微生物提供生产疫苗样本。周日,新疫苗的样本已经在100多只健康的小鼠身上注射。

        中国疾控中心的官员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了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进展,不过强调:“这还是非常早期的阶段,要用到人还有很多‘步’要走。”

        根据斯微生物方面透露,1月底,研发人员在获得中国疾控中心提供的新型冠状病毒抗原后,就开始了两周的疫苗研制工作。该疫苗是基于mRNA(信使核糖核酸)平台开发的,mRNA是DNA单链转录而来,和DNA一样也携带遗传信息,能够指导蛋白合成。此外,在疫苗的动物试验中使用了9至12种不同的抗原。

        第一财经记者2月10日分别联系了同济大学和斯微生物方面,截至发稿,双方尚未就疫苗研发过程及详细情况做出回复。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教授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小鼠试验只是对候选疫苗的初步筛选,在通过对有效病毒抗体的搜寻后,就会进行毒性检验,这会使用到猴子等大型动物,以保证疫苗进入到人体临床试验的安全性。

        同时,为了保证疫苗的客观性,同样的疫苗样本的小鼠试验也在中国疾控中心和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同步进行。

        一位中国疾控中心官员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mRNA的疫苗开发确实很快,但是真正给人用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因为还有很多‘步‘要跨过去。“

        刘中民教授也说道,基于mRNA的疫苗开发是至今为止最有效和最先进的方法之一,大大地缩短了疫苗的研发周期。

        疫苗安全性责任重大。疫苗的研发对基础科研设施的要求很高,必须在极高的生物安全要求条件下完成,实验室要达到 P3 或 P4 级别,即便如此,活毒研究的风险依然很大。而且在动物试验完成后,还要进行临床安全性、有效性评价等。

        第一财经记者据可查询到的公开资料,目前上海拥有P3实验室的机构包括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和复旦大学等。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上海公共卫生中心也已经展开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疫苗研发工作。

        颠覆性的mRNA平台

        传统的疫苗开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受益于新技术的发展,疫苗开发周期也从过去的几年缩短至几个月。

        mRNA疫苗模拟了自然病毒感染发生的过程,诱导人体细胞产生与病原体表面相同的蛋白,激活人体的免疫反应,这就犹如在人体内建造一座“制药厂”。

        然而,进入临床试验还需要必经的步骤,根据试验周期和病人的情况,临床试验周期可能从几个月至几年不等。

        斯微生物预计,如果动物试验进展顺利,那么这款新疫苗将最快于今年4月进入人体临床试验。业内人士认为,斯微生物的研发进度很可能是对标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来进行的。

        根据Moderna的合作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疫苗研究中心副主任Barney Graham的官方表态,Moderna的疫苗也将最快于4月进入人体临床试验。“这是针对未知新病毒的疫苗探索,也将倒逼流程体制的改革,让我们期待能够推进得多快。”NIH还表示,已经准备好扩大规模应对未来的疫苗生产。

        第一财经记者查看斯微生物的背景资料发现,这家成立于2016年的生物技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在于mRNA合成平台和LPP纳米递送平台,目前用于mRNA疫苗的研发。

        斯微生物创始人CEO李航文博士在美国罗斯维尔癌症中心和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担任助理教授。

        据了解,与传统疫苗相比,mRNA疫苗技术在疗效、研发速度、生产的可拓展性和安全性等方面具有巨大优势。多种病毒抗原能够整合进一条mRNA,从而可以生产传统技术难以实现的复杂多抗原疫苗。

        此前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拟应用于肿瘤免疫治疗领域,不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公司加快了病毒疫苗的研制。

        疫苗的研发也需要大量的资金。值得注意的是,2月7日消息称,上海君实生物宣布出资1000万元,参与mRNA药物平台斯微生物的A+轮融资,并获得其2.86%的股权。君实生物CEO李宁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了这一投资。

        业内普遍认为mRNA药物平台将有望成为颠覆性迭代产品。目前,全球范围内治疗性疫苗的头部企业都将mRNA疫苗作为重要的研发方向,如Moderna、CureVac、BioNTech等。

        全球性的疫苗竞赛

        尽管大多数科学家相信,“远水救不了近火“,等到疫苗被认为是安全的时候,疫情可能已经有所缓解。但目前全球包括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研究人员仍在积极投入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制。一场与病毒“抢时间”的疫苗竞赛也随之展开。

        2017年成立的政企合作机构CEPI(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已经向包括Moderna、Inovio、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研究团队等四家初创企业和研究机构各投入900万美元,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

        该机构CEO Richard Hatchett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的目标是希望能在4个月内进入人体临床试验。

        除了mRNA的方法,基于DNA也能够快速开发出疫苗。美国生物企业Inovio就在中国科学家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发布到公共数据库的第二天,启动了新冠病毒的研发计划。他们针对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设计 DNA 疫苗,并在两天之内就设计出一种针对刺突蛋白的疫苗。

        Inovio CEO Joseph Kim表示,公司根据病毒的基因序列开发疫苗,比使用病毒实体进行试验的传统实验室做法,效率更高速度更快。

        1 月 28 日,Inovio 与位于苏州的生物医药企业艾棣维欣生物展开合作,采用最新 DNA 疫苗技术,共同开发疫苗,并称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将疫苗在中国推进至临床试验阶段。

        “疫苗的研制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一方面需要强大的技术,虽然技术的难点已经很大程度上被攻破了,但另一方面也需要雄厚的资金。“ 长期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美国休斯顿洛克菲勒大学贝勒医学院国家热带医学院教授Peter Hotez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SARS的疫苗研发失败就可以看出,疫情一过去,疫苗的研发资金投入就明显不足。本身疫苗的研发难度就非常高,没有资金支持很难继续。”

        一位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负责人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有很多困难会阻碍科学家研制疫苗,比如当疫情过去,没有企业会去做产业化的生产。“但他仍然表示,疫苗的储备对于未来类似病毒的防控有积极意义。

        以埃博拉病毒为例,2014年病毒首次在西非暴发时,没有疫苗可用,然而在2019年刚果再次暴发埃博拉疫情时,有超过20万人注射了埃博拉疫苗,及时地抑制了疫情的扩散。

        在这次的疫情中,全世界对基础科研展现出空前的支持。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O Richard Hatchett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希望资助的这些团队中,总会有一家能带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