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好运来软件

好运来软件

2020-09-23 06:58:07阅读数:723

好运来软件_文艺是种病,我想我还病的不轻。

——这得从一个文艺女青年的青春说起。

2008年离开北京后,我就已经很少画画。加上 生性孤僻,性格固执任性,又碰上那么些难以启齿的事儿,曾一度让我握起画笔眼泪便簌簌流淌。

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游荡在新浪博客QQ空间把每天当做墓志铭来书写,想象着自己拿起一把AK-47一个个地杀死那些寂寞那些爱(不仅仅只是狭义上的爱情。一切欢喜之事既为爱。)与不得志。

大概所有的青春无不外乎如是,一时间引起了网友的共鸣。日记猛串到上百万点击率,几号读者粉丝群人员爆满。于是,我就这样成了一个掏心掏肺的写作者。挥霍生命、贩卖忧伤,一次次消费心底的伤口。很多次我也告诉自己:再这样下去,我会很鄙视自己。你不是16岁就懂得了这样的道理吗——我的坚强不像你想的,只是因为我知道,哭也是没有用的。

当然,一哭二闹三上吊显得太不够文艺。接下来我又搬出了文艺女的尚方宝剑一哭二写三游走。像朋友对我的描述:你知道,这个世界,每个人都自顾不暇,所以,很多时候只能自己疗伤。 然后你开始恋上漫无目地的行走,像一尾独自游走的鱼。勇敢得不计代价。果真,我就像个犯起文艺病的重病患者,以卵击石地与自己抗衡。嘿嘿,自我感觉还挺酷。

抗衡到 最后还 是斗不过命运的束缚。既然生的开始无法选择,那至少还可以选择死的结束。我决定如果有一天可以选择自行了断,我希望是死在行走的路上。当然,我很爱我的生命,只是相比起默默无闻的自杀与老去,意外身亡或许会来得更璀璨一些。我甚至设想过各自意外事故,被人杀害、坠入悬崖、跌落水底、碎石砸死、地震掩埋、胃癌晚期

小说里,我 曾计划死亡的地点是在从丽江到西藏的路上。2012年,我果然一个人飞去了丽江,就在我准备再次放逐自己前往西藏的时候,我退缩了,想起自己早些年写的那篇小说。我怕真的会一语成谶。

一哭二写三游走,算是在心里彻底死过了一次。www.guaiwei.com

脱胎换骨后我跑去做记者又做起了作家梦。幻想着三四十岁年纪,写点书,有点名气。像退场的鬼魂里的那个作家一样。离群索居,不就是为了不想和别人多啰嗦吗?我可以和我的书本对话,难道还不够吗?我不看报纸,不听新闻,也不看电视,不就是为了不再听见那些叫我忍无可忍而我又无力去改变的事吗?我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它不会再把我拖进那悲观失望的境地里去。

亨利大卫梭罗说要满怀信心地走向你所梦想的方向。热爱你所幻 想的生活。

对一个一年没上班的人来说,这样的心灵鸡汤无疑是鸡血满满,重新复活。

我把它分享到我的朋友圈。我的闺蜜们半夜给我发来微信,感慨最近又范起了文艺病,打算辞职旅行。

我回复她,文艺是病,得治。其 实有句话我忘了说。我们谁都不可能终身免疫。因为我也不确定下一次犯病的时间。

所谓文艺,不过是跟着心在走。

来源:本文来源于 麦讯网 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和链接!